位置: 主页 > 特彩吧资料 >

047 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窗外阳光清浅,落下一室明媚风华,轻纱摇曳的软榻上,她愣愣的看着眼前少年,眼睛瞪得大大的,神情中,说不出是震惊还是茫然。

  他,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挑起她耳边一缕青丝绕在指间把玩,唇角轻扬,勾起一抹浅浅笑,带着几分淡淡揶揄,“怎么?不认识我了?”

  “你……好了……你的腿……好了……”闻言,她蓦然惊醒,可,神思还是有些恍惚,表情几分茫然。

  他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语气宠溺,却又带着几分莫可名状的韵味,“怎么?夜哥哥的腿好了,你却不开心了?恩?”

  那一抹尾音,声线清遐,如月空转,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说不出的好听,让她本就迷茫的思绪愈发的恍惚,愣愣的看着他,半晌无法回魂。

  一道清音落,他屈指,在她脑门上轻弹了下,那神游天外的小女子瞬间清醒过来,扭曲着一张小脸愤愤地瞪着他,“喂!不准敲人家的脑袋!都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南宫璃小脸一僵,神色一瞬间变了几变,茫然困惑,震惊懊恼,再到欣喜,她这是真的变笨变迟钝了么?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呢?肯定是高兴的傻了!

  心思百转之间,她猛地抬手抓住他的肩膀,神色间难掩欣喜与激动,“夜小人你真的好了?你没事了?你都好了?腿也好了身体也好了都好了都没事了?”

  他,眸光含笑的望着她,恍若樱花落雪的唇,止不住的上扬,弯着一抹倾倒众生的笑意,几分宠溺,几许柔情。

  还用问么?看她那语无伦次一副高兴的找不着北的小模样就知道她是有多开心多激动了!

  “还有,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的?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她就势坐起来,小爪子一抬,伸向了他,上下其手,一番检查!

  看着眼前有些‘疯疯癫癫’的小女子,少年的眉心跳了跳,抬手,轻揉了下额角,这丫头,是高兴的过了头,疯了?

  “夜小人你的腿真的都好了么?好像没有以前冰了,你快去走几步给我看看!快去走……啊!”

  她的小爪子隔着衣衫在他的膝盖上一阵‘蹂躏’,口中,语无伦次的催促着,只是,还未等她说完,便惊觉一股霸道的力道自腰间传来,下一瞬,天旋地转,再回神时,她已被他重新压在了软榻之上。

  “想要知道我好没好,不一定要走走,你说,是不是?”他,一手撑在软榻上,支起身子,一手轻抚着她脸颊,微微挑眉望着她,唇角轻扬,似笑而非笑,那神情,说不出的慵懒与惬意,恍若一只蛊惑人心的妖孽,于不经意间勾人魂魄。主流短视频APP无障碍功能横评 凰

  低低浅浅的嗓音化入风中,一点点传入她的耳中,似一缕清风,拂过她涟漪起伏的心湖,晕开层层叠叠的波澜。

  不其然的,又是一声低唤在耳边响起,那清清浅浅的呼吸就拂过她的脸颊,让她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下,一个激灵瞬间回魂,才惊觉,他那美得天怒人怨的脸已经快要贴上她的脸颊了!

  南宫璃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抬手抵住他的胸口,拼命的将他往后推,“夜小人……你、你、你想干什么……”

  看着眼前紧张之情溢于言表的小女子,他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嘴角一勾,回答的理所当然,“自然是洞房。”

  “什、什么?洞、洞房?!”闻言,她骤然瞪大了双眼,一幅被雷劈的表情看着他,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昏死当场。

  对于她如此‘大惊失色’的神情,他,似乎毫不意外,唇角轻扬,对着她挑眉一笑,“不然你以为呢?我要做什么?”

  “你、你、你……现在是白天!”她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你了半天才你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你……你知道还、还……”一瞬间,那本就扭曲到不行的小脸,愈发扭曲了几分。

  他,漫不经心的抬手,捏了捏她扭曲变形的小脸,在网上买打折飞机票如何买?。似乎想要将它捏回原样,墨色如玉的眸子,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挑眉低笑,“阿璃不是在着急小娃娃的事么?不洞房怎么会有小娃娃?”

  “鬼才着急!”这个无耻小人!她什么时候说了这样的话了……她不就是觉得奇怪嘛……

  正愤愤不平时,耳边蓦然飘来少年碎玉般清雅的嗓音,带着几许轻笑,却满满的认真。

  那自言自语般的嗓音,满满的都是认真,恍若一缕魔音荼毒着南宫璃脆弱的神经,她嘴角抽搐了半天,才从牙缝中蹦出了一声恶狠狠的低吼,“着急你个头哇!现在是白天!鬼才和你洞房!”

  少年,微抿的唇角几不可察的抽搐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抬手,将那只小爪子紧紧地扣在了掌心里,“阿璃,你一点都不温柔……”

  闻言,南宫璃小脸一黑,迅速抬起另一只小爪子,对着少年美绝人寰的脸又是一巴掌拍过去,“又嫌弃本姑娘不温柔!打死你!”

  一滴冷汗滑落额际,少年毫不费力的抬手将那只虎虎生风的小爪子半路拦截,牢牢的握在掌心而后,眉眼一挑,似笑非笑的看向她,“阿璃,今晚要不要吃鸡爪?”

  “啊?”闻言,南宫璃的神情呆了呆,怎么突然说到了晚饭?不是才刚刚用过早膳没多久么?

  在她茫然困惑时,少年执起她的手送到唇边轻啄了下,神情若有所思,“若是油炸的话,味道应该还不错。”

  闻言,南宫璃白眼一翻,险些昏死过去。说了半天,这个阴险小人居然在说她的手是鸡爪?!

  “夜无耻夜魂淡!黑山老妖千年老妖!你的手才是鸡爪!最难吃鸡爪!最变态的鸡爪!”

  那气壮山河的一通吼,满满的都是杀气,听得少年眉心微跳,嘴角轻抽,墨玉眸中划过满满的无奈。

  黑山老妖?千年老妖?这都是什么东西……真不知道这丫头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阴险小人,快放开本姑娘!”两只爪子都被他紧紧地抓在手心,她挣了半天都没能挣开,遂,满脸凶狠的看着他,恨不能用眼神将他秒杀了!

  “你!……无耻!”南宫璃狠狠的瞪着他,憋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奈何,话刚出口,指尖处便传来一阵异样,酥酥麻麻,让她不由自主的低呼了一声,狠狠的瞪着那人,磨牙,“你是属狗的?”

  闻言,少年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放开她的爪子,“我只是想证明,我牙齿很好。”

  “无耻!把你的爪子拿开!放开本姑娘的纤纤玉手!”一声低吼,豪气冲天,全然不知低调为何物。

  “纤纤玉手?”闻言,少年微抿的唇角几不可察的抽搐了下,眸光微转,看着那只手,表情微微有些怪异。

  “哼!把你的黑山老妖爪拿开!”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眼神凶神恶煞,可以瞬间秒杀一只鬼,奈何,少年的道行明显比较高深,根本不受杀气的影响,顾自挑眉,笑得优雅从容,又些许魅惑,“此刻良辰美景,刚好洞房花烛,上天如此美意,岂可辜负?”

  少年的眉心,微微一跳,眯眼看她,眸色意味深长,“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看着那满脸僵硬,嘴角狂抽的小女子,他,浅浅勾唇,笑得别样魅惑,“我可是为阿璃守身如玉了二十年……”

  仿佛有一道天雷凌空劈下,炸的她头昏脑涨,目眩神迷,嘴角抽搐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只在心中狂呼:无耻啊!无耻!又没有人让你守身如玉……

  一声低语响在耳际,那温热清浅的呼吸,似水面之上拂过的一缕清风,吹乱一池秋水。

  南宫璃的小心脏不由自主的颤了颤,回魂的瞬间才惊觉,他与她的距离已不过咫尺之间,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几乎已经贴到了她的脸上,呼吸之间,皆是属于他的气息,淡若飞雪清寂,一丝白梅香冷。

  南宫璃心口一窒,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发现,他早已不动声色的将她禁锢在他与软榻之间,留给她足够的空间,却又让她无法逃离。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南宫璃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忍!

  仿佛,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少年,勾唇一笑,眸中落了几分莫测高深之意,他,望着她,但笑不语,修长如玉的指,却挑开了她衣领处的一颗盘扣。

  南宫璃只觉得一道天雷劈中了她,小心脏狠狠的颤了颤,“呜呜……夜小人……现在是白天……人家害羞……”

  “哦?那就闭上眼睛。”他,垂眸望着她,唇边笑意渐深,指尖微动,又是一粒盘扣飞离去。

  未说完的话尽数湮没在那倾情一吻之中,南宫璃骤然瞪大了双眼,神情惊疑不定,他,是认真的?

  恰此时,一阵敲门声传来,南宫璃眸光一亮,少年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咚咚咚——”又是一阵比之先前更大声的敲门声传来,像是一阵闷雷,将所有的气氛都破坏殆尽。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金多宝高手贴| 香港金彩堂特码分析网|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图| 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 满地红图源红苹果图库| 今晚开什么码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是| 买两肖二中二赔多少| 香港王中王网站挂牌| 平码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香港心水论坛免费六肖|